2008/07/19

有感

看到我同學的近況,突然想到一首新詩:
梁雲坡 射手


青春時
我是盲目的射手
自負有千萬枝箭
就無的放矢
自以為豪放
終於
射盡了囊中之箭

中年時
我已百發百中
更發現無數更好的目標
可惜我已無箭可射
只惆悵地看一群拙劣的射手
浪費力氣!

當我老邁時
啊!
我看見我鬢髮皆白
正以老花的眼
顫抖的手
撿一根枯乾木棒
夢想削成青春之箭. . .

所以我還是決定乖乖去睡覺了.....

2 則留言: